手機蘭州新聞網

首頁| 蘭州| 新聞| 政務| 房產| 旅游| 汽車| 教育| 財經| 健康| 公益| 女性| 藝術| 企業| 蘭州日報| 蘭州晚報| 全媒體矩陣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正文

禮縣行記 ——安寧區結對幫扶禮縣脫貧攻堅見聞

2019-06-25 00:00:00 智能朗讀:

駐村干部與鄉親們在一起

駐村干部與鄉親們在一起

    蘭州日報社全媒體記者楊文豪文/圖

    今年5月,按照省委部署和市委安排,蘭州市安寧區盡銳出戰,選派50名干部赴隴南市禮縣開展幫扶。大家滿懷必勝信心,抱著一鼓作氣勇氣,舍小家,為大家,助力我省脫貧攻堅。

    錚錚誓言尤為響亮:“不獲全勝、決不收兵”。仲夏時節,本報記者赴隴南市禮縣,探訪駐村干部工作生活環境,記錄結對幫扶真情,聆聽干群感人故事。

    一

    “李、禮音近,明改為禮縣……”(《讀史方輿紀要》)“天嘉福地,秦皇故里,蘊含厚重,尤在人文,自古文明古鎮。東鄰天水,南接武都,踞隴南版圖之西北……”(《禮縣賦》)

    初見禮縣,煙雨朦朧。一把大傘撐起一片小港灣,中年婦女躲在下面叫賣兩筐野草莓,小攤販正在炸麻花,細雨灑在傘上,落下的雨簾,浸濕了婦女的千層底鞋。

    設置在縣城的蘭州市安寧區幫扶禮縣辦公室,裝飾簡單,墻上貼的手繪地圖引人注意,一張白紙上標注了安寧區幫扶的三個鄉鎮及二十四個行政村地名、路線、駐村干部姓名和聯系方式。

    “昨天晚上下了一夜雨,山路有滑坡危險,今天可能去不了格子村、硬坪村、幸福村、店子村……”“要不我們先去人口相對集中的白關鎮。”安寧區農業農村局副局長吳照用指著地圖,開始規劃采訪行程。

    二

    通往白關鎮的路,讓人心驚膽顫,又讓人走得蕩氣回腸。坐在后排的我,系好安全帶,緊緊抓住車內扶手。

    路,起于山腳,漸迴繞在腰,后比肩峰巒,再回群嶺之下,白關鎮就在這里。

    清清河水從鎮中流過,特有的西門塔爾牛甩著尾巴,在河邊吃草,有位婦女正在河邊樹蔭下洗衣服。

    白關鎮白關村第一書記、安寧區司法局干部李堃笑得格外燦爛,迎我們進屋后,他和村干部們繼續開會。“我們駐村干部是來協助村上的,在產業發展和扶貧思路上絕不另起爐灶,把西門塔爾牛產業發展好,種好黨參,落實好退耕還林政策……”

    王建新是禮縣職業中等專業學校的老師,也是一名駐村隊員,對于李堃的發言,王建新頗為認同:“李書記說得對,我們就是要立足白關村的實際,把現有的產業做強做精,不搞求全求大。”

    走出白關村村委會,吳照用握著白關村書記白滿倉的手,開始“私聊”一些事:“感謝白書記對我們駐村干部的支持。駐村干部以前很少接觸農村工作,請多關心他們的工作和生活,做的不到位的地方就指出來。夏天還好,最怕冬天取暖,煙煤爐子危險,給他們教一教如何生爐子……”

    三

    繼續上山。一道道溝溝,拱起青山,一座座青山,靜默在雨后的藍天白云下。

    “靜默之中、人們依然熱愛土地,依舊用鋤頭和滿腔的熱忱耕耘春秋、用汗水扶直一株油菜籽和果實。”

    困于深山,所以長算遠略;苦于山大溝深,所以站高行遠。油付村主任秦肖紅就是這樣一位漢子,黝黑的臉龐上,有一雙無比堅毅的目光。幾年前因車禍失去左臂,他用一個右臂,硬是撐起了“致富帶頭人”的稱號。

    山坳里,一座正在施工的現代化豬場映入眼簾,我們見到了白關鎮油付村第一書記、安寧區區委辦干部張耀輝。和水泥、抱磚頭、砌墻,張耀輝和鄉親們一起干得熱火朝天。

    “秦主任不認輸,他敢于和困難斗爭,是個‘鐵漢子’。有秦主任這個‘鐵搭檔’,在油付村沒有干不成的事。”張耀輝說。

    路是人走出來的,成績是人干出來的。

    在禮縣的大山里,我們的車陷入了路邊的泥坑,秦肖紅說:“我找個挖掘機拉出來,這路我熟悉,有我呢大家放心……”

    四

    “三輩子不讀書,不如一頭驢”,龍林鎮韓河村村民杜小紅認定一個理,這輩子吃了沒文化的虧,再苦也要把娃供成大學生。

    午后的陽光透過農家小院門前的刺槐,清風徐徐光影斑駁。韓河村第一書記、蘭州市安寧區人民檢察院干部陸燦陽正在幫杜小紅洗麥子。杜小紅手中的漏勺在水里飄動,陸燦陽端起一盆洗好的麥子,晾在鋪好的篷布上。一顆顆飽滿的麥粒承載了豐收的喜悅。

    “杜大姐是個能吃苦的人,家有一兒一女,兒子已經從西北師范大學畢業了,目前在銀行實習。女兒就讀于哈爾濱商業大學。供出兩個大學生真不容易,以后杜大姐的日子會越來越好的。”陸燦陽說。

    也許幾年前來到這里采訪,一定會發現,這里多了一幅這樣的畫面:刺槐下,他們坐在那兒,空氣如此溫馨,從他們嘴中發出瑯瑯的讀書聲,又動聽得如同一首詩。

    俗話說,山不在高,有學則興,村不在遠,有才則名……

    杜小紅說自己沒文化,龍林鎮彭家村的蘇旭紅說自己不識字。

    蘇旭紅的大兒子是高考狀元,在湖南省哪個大學上學,蘇旭紅說不知道,老二在浙江省哪個大學上學,蘇旭紅也不知道。

    蘇旭紅樸實、憨厚、勤勞。他養了幾十頭黑豬,冬天擠時間去縣城賣自己做的核桃糖,用一雙大手供兩個優秀的孩子讀大學。

    五

    烏龍頭、淫羊藿、鞋帶菜、山核桃、羌活、土蜂蜜、黑豬肉、野草莓……禮縣山貨多,養在深閨人未識。鄉親們款待客人的美味,當然是采自大自然的野味。

    如何把大山深處的野味,端上市民的餐桌,是每一位駐村干部思考的問題。

    聽說我們要來龍林鎮彭家村采訪,嚴鑫、趙亮兩位蘭州市安寧區駐隴南市禮縣駐村干部一大早就開始忙活。“這鹵肉吃著真香。”“我們早上買了兩斤黑豬肉,自己鹵的。”“再吃口鞋帶菜,這是我們自己從山上摘來的。”

    “黑豬,不就是黑色的豬嗎?”嚴鑫急于反駁:“我們的黑豬喝的是大山里的礦泉水,吃的是玉米、野草長大的,普通的豬能和我們彭家村的豬比嗎?”嚴鑫希望通過宣傳報道,讓更多的市民了解“我們村”的黑豬肉。

    大山深處、田間地頭,少了繁華,去了浮躁。

    印象中的蘭州市安寧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干部晁昊蕾,是個活潑、積極、樂觀的“小伙子”。在隴南市禮縣中壩鎮鐘樓村,晁昊蕾給人的印象,又多了一份來自駐村干部的擔當和使命。

    晁昊蕾拔來幾個蘿卜,舀來半碗土蜂蜜招待我們,信心滿滿地說:“通過電商扶貧,把空間上的萬水千山變為網絡里的近在咫尺,讓我們村的花椒、土蜂蜜走出大山,讓鄉親們的脫貧路搭上互聯網的‘快車道’。”

    后記

    在歷史長河中,脫貧攻堅必將是濃墨重彩的一筆。

    短短一周采訪,收獲最大的是滿滿一本采訪筆記。禮縣漫山遍野都是“好新聞”和正能量,禮縣的綠水青山和樸實民風感染著我,安寧區50名駐村干部與鄉親們結下的深厚友誼感動著我。

    懷揣著采訪筆記本,搭上了回蘭的汽車。我想,作為一名新聞輿論工作者,大山深處、田間地頭是深刻踐行“四力”的陣地,也是我們學習的課堂。把駐村干部的好故事講出來,把鄉親們的幸福生活報道出來,把駐村干部和鄉親們擰成一股繩、橫下一條心脫貧攻堅奔小康的信心宣傳出來,把安寧區與禮縣結對結親、全力合力打好脫貧攻堅戰的決心記錄下來,是我們的責任。

东方国度登陆

來源: 蘭州新聞網 蘭州日報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