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蘭州新聞網

首頁| 蘭州| 新聞| 政務| 房產| 旅游| 汽車| 教育| 財經| 健康| 公益| 女性| 藝術| 企業| 蘭州日報| 蘭州晚報| 全媒體矩陣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蘭州新聞 正文

退休護士顏國慶 基層醫院成長起來的巾幗

2019-08-23 00:00:00 智能朗讀:

站在天安門廣場

站在天安門廣場

年輕時的顏國慶

年輕時的顏國慶

身著旗袍充滿自信

身著旗袍充滿自信

    “男的叫‘國慶’的多,女的叫‘國慶’的少,但很榮幸,我就是一個女‘國慶’。”8月20日上午,市區某文藝演出現場熱鬧非凡,擠滿了唱歌、跳舞、觀賞和乘涼的市民。突然,有人扯著嗓子喊了一聲:“國慶,該你上臺啦!”循聲望去,只見一名“旗袍阿姨”笑盈盈地應答,隨即低頭整理好妝容。“你叫國慶?”圍觀的朋友們先是一愣,接著露出疑惑的神情,頓時惹得這名阿姨笑彎了腰。過了半天,她才開腔:“沒錯,我叫顏國慶。”顏國慶出生于1953年,是家中的長女,因為對新中國的熱愛,父親堅定地給女兒取了“國慶”這么個既接地氣,又偏男性化的名字。說起自己的名字,顏國慶樂呵呵地打開了話匣子:“尤其是在長成大姑娘后越想越委屈,也不理解為什么要叫‘國慶’這個名字。但父親總是語重心長地對我說,我出生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百廢待興。取名‘國慶’,既表達了我的出生對于我們這個家而言是舉家歡慶的喜事,更包含了對國家的感恩之情。”

    以前護士什么都要干

    時間回到1973年,剛滿20歲的顏國慶到臨夏插隊。兩年后,她又被抽調到臨夏甘肅光學儀器廠醫院做了一名護士。

    那個年代,城鄉的醫療水平低下,顏國慶所在的甘光廠也不例外。“當時只分內科、外科、兒科、婦科這些科室,診療范圍也是些簡單的疾病,醫生們就靠著老三樣‘聽診器、血壓計、體溫表’看病,哪有現在的醫療器械這么齊全。”顏國慶回憶說,“就拿我們護士的工作來說,以前管子和針頭是分開的,每次給病人輸完液體,要把它拆開來沖洗,再裝在消毒盒里面,拿到供應室去消毒。反復消毒以后的針頭容易老化,給病人輸液的時候,接頭那些地方容易漏。現在醫院里就全部用一次性的輸液器,這些問題就沒有了,也干凈衛生。”

    由于廠醫院醫護人員少,但全廠職工及家屬都在廠醫院看病,所以護士不只是干打針、發藥的活。顏國慶說,作為門診護士的她還要承擔其他的崗位職責,打掃衛生等各種活都要干,后來還要時常抽調到手術室去幫忙,也要在工作的時候抓緊學習文化知識,“我的文憑也是在那個時候拿到的。”

    回想起年輕時工作學習的事,顏國慶說:“雖然那時候條件簡陋,工作很忙,但畢竟年輕,我還是學到了很多東西。”

    如今醫療水平有了很大提高

    上世紀80年代,顏國慶調回了蘭州,在蘭州郵電醫院工作。“當時醫院內科還沒有細分科室,統稱‘大內科’。住院部設置幾十張床位,患者每天也就十幾個。那時候大部分人有小病就只吃藥,吃藥不管用的才來醫院看病。”顏國慶感慨說,“這既源于當時條件的限制,也因為當時人們健康意識薄弱。”

    “自行車、藥箱是醫生出診時的標配,有時候接到急診,半夜騎著自行車就上門去看病。”顏國慶回憶道。那個年代,單位的職工醫院就是附近大部分人看病的地方。“雖說條件還是不太好吧,但是相比以前,這已經有所進步了,畢竟人們看病不用奔波到市里來了。”

    前段時間顏國慶腳受傷,去醫院治療需用鋼釘打石膏固定。“以前人們總說傷筋動骨一百天,一提到骨折,我腦子里滿是‘勾錘鉆鑿,鉗擰釘撬’,寧愿挨痛也不要挨刀。現在醫療技術不斷進步,醫院都是現代化的設備,動輒開大刀接骨療傷的時代也過去了,微創手術半小時就結束了,病房里也是窗明幾凈,空調、燒水器都一應俱全,我們看病心情也好,這在過去想都不敢想。”讓顏國慶更安心的是,如今,社區衛生服務站還開設了家庭醫生簽約服務,不定期在小區內組織健康科普類的講座、義診,“人們的健康意識也不斷提高,我們有了更多的幸福感。”

    退休后穿上旗袍﹃走貓步﹄

    2001年,顏國慶辦理了退休,業余生活就是唱唱歌、走走模特步,帶帶孫女和老伴出門旅游。“在工作崗位上干了近30年,雖然平平淡淡,回憶起來也覺得挺好。”

    翻開顏國慶的相冊,能看到她青春的芳華,與家人、同事歡樂相聚的時刻;能看到她身著旗袍上舞臺表演的精彩瞬間;能看到她一家團圓的幸福生活……

    去年冬天,在女兒的陪伴下,顏國慶來到她向往已久的地方————首都北京。站在天安門廣場,她熱淚盈眶。“我們是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的一代人,雖然沒有驚天動地的成就,但也在護士這個平凡的崗位上見證了祖國基層醫療衛生事業從無到有、從低水平到高水平的發展。一眨眼新中國成立70周年了,我也從一個孩子變成了一位母親一位祖輩,名字中蘊含的意義,我仍會在以后的日子里傳遞給下一代。”蘭州日報社全媒體記者張丹文/圖

东方国度登陆

來源: 蘭州新聞網 蘭州晚報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