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蘭州新聞網

首頁| 蘭州| 新聞| 政務| 房產| 旅游| 汽車| 教育| 財經| 健康| 公益| 女性| 藝術| 企業| 蘭州日報| 蘭州晚報| 全媒體矩陣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社會新聞 正文

30年前從浙江老家出走 蘭州救助站千里送親

2019-06-30 00:00:00 智能朗讀:

施海龍的家人送上錦旗表示感謝

施海龍的家人送上錦旗表示感謝

????6月26日,蘭州市救助管理站管理科科長孫虎成和工作人員趙永強,帶著離開家鄉三十余年,已然忘記鄉音的施海龍踏上了回家的旅程。此時,在2000多公里之外的浙江省麗水市縉云縣,一大家子人早已候著。為了這一天,他們盼了三十多年。當天上午,在蘭州市救助管理站門口,記者見到了走失三十余年、滯留在蘭州市救助站近兩年的施海龍。施海龍患有輕度精神疾病,但站在熟悉的救助站工作人員身邊,即將踏上陌生又熟悉的歸鄉之旅,施海龍也顯得分外安心。馬上要進火車站檢票了,面對陌生的人、陌生的環境,施海龍簡單的目光透著警惕,細心的孫虎成幫海龍掖緊了雨衣的領口,安撫著海龍的情緒,攙著海龍進站。一路上,孫虎成、趙永強兩人全程抓著海龍的衣袖,甚至連收雨傘都不放手。

????曲折尋親,兩年時間終于找到海龍家人

????趙永強告訴記者,施海龍是2017年11月被海石灣派出所民警送到救助站的,當時他目光呆滯、衣物破舊,隨身物品中沒有任何身份信息。經過甄別,發現施海龍患有輕度精神疾病,救助站把施海龍送到省第二人民醫院進行康復治療。這一住,就是近兩年的時間。

????兩年里,救助站想盡了一切辦法為施海龍找家。經詢問,海龍自述名叫“趙海龍”,問其家在哪里,自己則說記不得了。趙永強因之前在江浙工作過,通過與“趙海龍”的溝通交流發現“趙海龍”說話有明顯的江浙口音,于是決定先從浙江省查起。每有空閑,趙海龍就會給他讀一些浙江省市、區、縣的名稱,希望喚起他對家鄉的一點記憶。2018年10月,在趙永強給“趙海龍”提起金華和永康這兩個地名時,他表示自己是這個地方的人,但當讓他確定自己的家到底是在金華還是永康時,他卻說自己也記不清了。根據這一線索趙永強立即與金華市救助管理站和永康市救助管理站取得聯系,通過照片對比卻都查詢無果。2019年3月初,救助站工作人員通過與寶貝回家志愿組織成員聯系,成功將“趙海龍”的信息及照片發布到浙江省的幾個尋親志愿者群里,經過一周的轉發,有人主動聯系工作人員說,“趙海龍”是他的同學,本名叫樓玉寶,浙江省永康市象珠鎮人。得知這一情況,工作人員立即與象珠鎮政府取得聯系,說明原因后希望他們幫助核實“趙海龍”戶籍信息。但經過三天的等待,被告知樓玉寶查無此人。線索再次中斷。

????2019年6月19日,在又一次的交流中,“趙海龍”說出了“五十村”這個地名,趙永強通過查詢與浙江省麗水市縉云縣新建派出所黃警官取得聯系后,得到了口音相近的“縉云縣雅石村”這一地名,通過黃警官,趙永強又與雅石村村書記王建偉取得聯系,王書記主動在自己的朋友圈發布了“趙海龍”的尋親啟事。他的一位朋友看到朋友圈信息后認出了“趙海龍”,經王書記朋友介紹,“趙海龍”名叫施海龍,還有一個堂哥名叫施海鐘并提供了施海鐘的聯系方式。趙永強馬上與施海鐘聯系,經過照片、視頻、父母姓名、兄弟姐妹乳名等信息詢問交流后,最終施海鐘確認施海龍為其走失30多年的堂弟,表示愿意接收施海龍,希望救助站盡快護送施海龍返鄉。

????30年來,家人跑遍周邊地縣尋親未果

????6月28日一早,在麗水市救助站周科長陪同下,施海龍要回鄉了。路上施海龍似乎有些近鄉心怯了,開始還很興奮,快要到了反而滿臉凝重。

????與此同時,在縉云縣雅石村村委會,施海龍的叔叔、堂哥、堂妹、鄰居們早已在等候,一見到施海龍,50多歲的叔叔眼眶就紅了,忍不住一遍遍問:“孩子,你哪兒去了?”而施海龍好像也放下了一路上的戒備,看見親人,便用手抓住他們的衣角,不肯松手。

????堂哥看施海龍穿得干干凈凈,長胖了,也變白了,一個勁兒地跟孫虎成、趙永強握手,表示感謝。從堂哥的講述中,得知施海龍的父母已經去世,他之前在家幫忙照看親戚的孩子。孩子的爸爸外出打工,施海龍想幫孩子去找爸爸,但是未曾想自己卻走失了。這一走,家里的親戚都著急了,發動所有的親朋好友到周邊搜尋,報了案,還在網上發布信息,最終都沒有結果。為了尋找海龍,只要有人提供線索,叔叔、堂哥都愿意去,但每次滿懷希望去,最后卻換來了失望。

????海龍30年后終于回家了,他的家人不知道該如何報答蘭州市救助站的工作人員,只能送上錦旗、深鞠一躬表達謝意。蘭州日報社全媒體記者張丹文/圖

?

來源: 蘭州新聞網 蘭州晚報

關閉
东方国度登陆